现金贷新热土肯尼亚:50个App火速上线,神奇的中国公司在涌入,菲律宾射杀台湾渔民

时间:2018-11-01 16:01   点击: 次   字体:【

摘要: 今年3月,Opera Group子司Opay开发的一款名叫OKash Loan的APP在肯尼亚登陆谷歌Play平台,短短两个月后,开数据显示,OKash总下载量达30万,日活用户10万,日交易额为

今年3月,Opera Group子公司Opay开发的一款名叫OKash Loan的APP在肯尼亚登陆谷歌Play平台,短短两个月后,公开数据显示,OKash总下载量达30万,日活用户10万,日交易额为1000万肯先令(约69万人民币)。

 

几乎在同一时间,肯尼亚巴莱克银行(Barclays Bank of Kenya)推出了一款周期为30天的现金产品Timiza,最低费率6.17%。

 

像巧合般,非洲消费信贷市场在一夜之间热闹起来了。

 

“明年我们要开拓非洲市场。”一位海外投资平台的CEO肯定地表示,继他们对东南亚市场包括Akulaku、唐牛、掌众等十多家海外消金资产端平台进行投资后,他预备进军非洲这片尚未开垦的消费金融沃土。

 

另外,新流财经从多个信息源获悉,目前在非洲大名鼎鼎的手机销售商传音控股,以及杭州某估值达百亿、刚完成D轮融资的互联网创业机构,都已进入非洲市场布局消费金融,南非、尼日利亚、肯尼亚等政局相对稳定、经济发展相对领先的国家或地区,成为了首选。

 

以东非门户之称的肯尼亚为例,从2015年数字信贷开始盛行以来,肯尼亚的消费信贷市场已经形成了全新的格局。肯尼亚现金贷Mshwari用户超全国人数1/42015年,肯尼亚开始推行数字信贷,肯尼亚央行官网公布的《2017年肯尼亚金融稳定报告》(Kenya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 2017)中将其定义为无担保的纯线上自动化贷款,跟国内早期Payday Loan类似,这些产品都是周期30天左右、金额较小、纯线上化信贷产品。

 

目前,肯尼亚常用的现金贷APP大概有10多个,其中包含银行系产品如M-Shwari、Equitel、M-Co-op Cash和KCB MPesa。非银行系产品Branch、Tala、Saida、Mombo、Saida、Kopa Chapaa、M-Fanisi、Zidisha、KIVA等平台,,其中部分是P2P,部分是当地通讯运营商自营平台,部分是创业平台。

 

M-Shwari为肯尼亚头部现金贷平台,属肯尼亚商业银行(Commercial Bank of Africa )旗下,周期30天、最高额度100万肯先令(约 6.85万元人民币)、月费率7.5%的信贷产品,与肯尼亚最大讯通运营商Safaricom合作,用户可在Safaricom旗下手机银行产品M-Pesa页面上直接申请。

 

公开数据显示,M-Shwari2012年上线上线三年用户数突破1200万人,占比肯尼亚全国人数约1/4。截至2017年3月,M-Shwarii平均每天发放贷款7万-10万笔,平均信贷规模为3300肯先令(约226元人民币),截至2017年,该平台每天能收到30万份申请,截至目前,放款额超过2300亿肯先令(约157亿元人民币)。

 

而直接入M-Pesa贷款页面的另一个产品,是肯尼亚KCB银行与Safaricom合作推出的KCB Mpesa,每天平均收到8万笔申请,截至2017年3月,累放金额超过170亿肯先令(约12亿元人民币)。

 

Tala对外公布数据显示,在2016年初到2017年初,Tala发放了90多万笔贷款,贷款总额达到35亿肯先令(约2.4亿人民币),平均贷款额度为3700肯先令(约253元人民币)。贷款APP猛增到50个,月息6%-10%《2017年肯尼亚金融稳定报告》显示,26%的肯尼亚人是数字信贷借款人,约17%的人在过去90天里借入数字贷款。周期30天的数字信贷产品平均费率为6%-10%。实际上,如Tala、PESA PATA等部分借贷产品的月综合费率达到了10%-20%。

 

截至2017年底,肯尼亚的数字信贷提供商仅20多个,但在今年6月,肯尼亚本地媒体统计数量达到50家。

 

其中,大多数借贷平台都利用如通话记录之类的手机数据或社交媒体数据,通过自动化流程快速进行线上审批。

 

虽然现金贷APP数量增长明显,但还是远远满足不了当地人的需求。而线上小额贷款APP的增加,还在不断刺激肯尼亚当地移动支付的发展。

 

在这个人口总数不足5000万的国家,在本土覆盖率达60%的M-Pesa数据显示,2016年其用户年平均消费额达到1.94万元,超过同年支付宝手机用户年平均消费额。本土企业向员工放贷:2周费率15%据了解,肯尼亚当地白领的平均收入偏低,约1000-2000元,由于整体受教育程度较低,无稳定工作的人群占比超过50%。在强烈的消费欲和低收入刺激下,肯尼亚人生活出现“青黄不接”实乃常态。

 

因此,目前肯尼亚本土企业向其员工发放短期现金贷的现象非常普遍,即便在发周薪的情况下,仍有许多人每天需要借款度日。

 

“我们项目工地上7-8成工人都会跟我们借钱,主要用来吃饭喝酒。”C.J. Morgan是肯尼亚某建筑公司负责项目的华人,他告诉新流财经,为了维持员工稳定性,他们也不得不满足其信贷需求以免人员流动性过大,但更多的公司发放高息贷款是为了盈利。

 

实际上,这也是肯尼亚的发薪日贷款,借款两周,综合费率20%。“贷款额度根据员工的工作量来评估,发放工资时先将欠款本金和利息扣除,才能万无一失。”C.J. Morgan表示,本地人的信用并不好。

 

因此,一大批收入低下的肯尼亚劳动人民的信贷需求很难在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得到满足。有趣的是,肯尼亚人民自己解决信贷问题的办法相当“原始”。

 

“知根知底的几个人,在银行开设一个储蓄账户,约定每月存入一定比例的工资作为借款基金,”C.J. Morgan说,这是肯尼亚较原始的个人融资方式之一,当其中某个成员需要借用现金时,经过集体会议讨论后准许提现,后期按照一定周期还款,并且支付利息,同时可能扩大每个月的定存金额比例。

 

这再次说明了肯尼亚人的消费需求与收入水平的高度不匹配。在纯线上数字贷款日渐发展成熟的同时,这一原始的借贷模式可能会彻底发生改变,但毋庸置疑,肯尼亚消费金融行业,业务基础体系建设还在起步阶段。非洲:处女地的风景与暗沟目前,大部分非银行系的现金贷产品都不在肯尼亚央行的监管范围,监管层对民间借贷也没有明确的利率限制和流程规范标准。

 

要注意的是,肯尼亚的整体信贷风险偏高。肯尼亚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肯尼亚不良贷款率为9.6%,截至2016年底、2017年底,不良贷款率为9.3%、11%——几乎是国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的8-9倍。

 

肯尼亚征信局(Credit Reference Bureau)数据表明,近两年来肯尼亚现金贷款APP的增加,导致肯尼亚信用黑名单增加了近50万人。另据咨询公司Microsave的一项研究显示,自2015年以来,肯尼亚总共有超过270万人进入该黑名单。

 

此外,政策风险当然是出海企业必不可少的考量,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企业多少应该吸收国内现金贷平台在东南亚扩张的教训,不能把在国内做业务的一系列问题带过去,引发监管层关注、本土企业排挤。

 

在社会体制、宗教文化、人文风俗等方面,自然也需要中国企业充分了解。

 

举例来说,肯尼亚有非常浓厚的“小费文化”,不管是跟个人还是官方机构打交道,如果忘记这个文化,任何事项的推动都将困难无比。同时肯尼亚人整体生活节奏较慢,工作效率十分低下,当地宗教色彩浓厚,本地人信仰多以基督教为主。

 

肯尼亚乃至整个非洲刚刚开放的人口红利和信贷刚需,既是一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也是一片暗藏沟壑的神秘领域。

 

在国内消费金融市场形势严峻、东南亚消费金融政策逐渐收紧的时期,非洲,又会不会是逃出这个寒冬的新出口呢?

现金贷新热土肯尼亚:50个App火速上线,神奇的中国公司在涌入,菲律宾射杀台湾渔民

本文标签: 中国 肯尼亚 火速 热土 神奇 50个 现金 上线 贷新   来源:网络

热点内容

栏目排行